赤峰小吃对夹
您当前的位置 : 9778818威尼斯官网 > 资讯中心 > 行业资讯

竟有小说作家在文章中提及赤峰对夹,那么赤峰对夹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美食。

2019-10-16

  清晨的曙光还未出来,他们一群人摸黑收拾了昨晚晚会的残骸,摄影师趁机拍多了几张照片,赤峰特色对夹古槊在收拾烤架的时候,瞥见席上那碟原封不动的烤羊肉,然后抬眼看向正在一旁折叠防潮垫的何深歌微暖的晨光里,她哼着歌,微笑着将睡袋叠好,装进黑色的袋子里,扯紧捆带。古槊收回目光,沉默地将那碟羊肉扔进了旁边的黑色垃圾袋里。 当古槊转身后,看见沈修砚双手插兜地站在何深歌身后,微微颔首,双眸盯着那在阳光下显得微棕色的头发。
    不料,何深歌将睡袋捆绑后,察觉地上影子多了一个,便往后一看。
    猝不及防地,沈修砚心下一慌,慌忙撇开眸光,望向不远处生长在季节河旁的高大苍木,冷声道:“我来拿回烤架。”
   “哦,烤架在那边。”何深歌用手指了一下古槊那边。
    沈修砚点了下头,下一秒却二话不说地帮何深歌拆帐篷。
    古槊察觉沈修砚的目光有些碍眼,就把烤架搬过去:“沈先生,这是你的烤架。”
    这头,沈修砚应了古槊一声,依旧不动声色地替何深歌装好帐篷。
    古槊露出温柔的笑容,一手拉起何深歌:“深歌,库头那里有对夹,快去抢。”
    “对夹?吃的?”何深歌眼前一亮,并未发觉古槊此刻的语气不同于平常。
    “对,赤峰美食,里边夹了很多很多熏肉的烧饼。”古槊的眼睛藏着浅浅的笑意。
    “等我把帐篷收好就马上过去。”她看见帐篷还有几枚钉子还没拔,软骨架还没拆,就克制住了想吃的冲动。
    古槊看了一眼地上的帐篷:“你去吧,剩下交给我。”
   “那,谢谢你了。”何深歌俏丽的脸上扬着明媚的笑意,往杜库那儿跑去。
    “深歌,别忘了我那份。”古槊冲着那奔跑的人儿扯着嗓子喊了一声。
    那人儿倏然回头,笑了笑:“好的。”
    这时,古槊微微笑地拾起帐篷:“沈先生,你要是急着下一步的行程,你可以先走,我自己一个人也能收帐篷。”
    沉寂许久的沈修砚方才若有所思地盯着他和何深歌之间的互动,被古槊一喊,他那张神情冰冷的脸难得露出淡笑:“帮人帮到底,我看何小姐显然不喜欢不告而别的人。”
    古槊漫不经心地扇动帐篷,把帐篷外的沙子抖落下来。
   沙尘扑面而来,令沈修砚略微蹙眉,他望向古槊:“古先生和何小姐的旅途是要结束了?”
   古槊眯眼眺望了一眼沙漠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:“嗯。”
    “可惜了,本来还想请你们陪着进一趟沙漠。”
    “改天有缘也行啊。”
   “嗯。”在旁的沈修砚看着何深歌那熟悉的脸孔,目光黯淡下来。
   不一会儿,古槊和沈修砚把帐篷都收拾妥当,何深歌手里提着四五个袋子,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回来。
    “大叔大叔,真的超级多肉,我刚才在里头浇了一些,我从广东带来的酱油,我尝着还可以,你尝尝看。”何深歌把其中一份递给古槊。
    “谢谢。”古槊拍了拍手上的沙子,接过对夹烧饼,咬了口,即刻眉头紧皱,眼珠一转,怒瞪何深歌:“你确定你加的是酱油?而不是辣油?”
    “哈哈哈哈。”何深歌笑的前仰后翻:“我那份加的是酱油,我可没的隳欠菁的是酱油。”
    古槊满脸怨气。
    “我能吃辣,不如给我。”沈修砚忽地发声。
    古槊瞥了沈修砚一眼,把对夹烧饼往内收了收,大有一副我偏不给你的沾沾自喜模样。
    “这个给你,加了辣酱。”何深歌把其中一份伸到了沈修砚的面前。
    沈修砚一怔,心中一喜,嘴角不由微翘,那指节分明的手上前接过了那份对夹烧饼:“谢谢。”
    未曾想,分开这么久了,她居然还记得他爱吃辣,还特意给他加了辣酱。
    何深歌一脸淡然,把其他几袋子烧饼也一并伸到沈修砚的面前:“不用谢,这是另外给你那些朋友的,你们不都是北方人么?加的都是辣酱。”
    沈修砚静静地盯着她那张无所谓的脸孔好一会,心里发寒。
    片刻的静默后,古槊噗嗤一笑,伸手搭着沈修砚的肩膀:“兄弟,深歌估计不知道大家的口味,所以她全都加了辣,你那些朋友要是吃不了,没关系,再拿点其他的。!”
    “不必,他们吃辣。”沈修砚神色异常冷淡,他缓缓地侧了下肩膀,甩开了古槊的手,拿着那几袋子烧饼,转身离开,他们一群人再没有回来,而古槊一群人也没有再问起他们的行踪,大概也能猜测的到,沈修砚他们与自己只是萍水相逢罢了。
    等沈修砚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苍茫的黄沙里,何深歌才深吸了一口气,松懈下来,看着手里那飘着酱香的熏肉对夹烧饼,回味到方才咀嚼熏肉时,那很有嚼劲的口感,咀嚼时,味儿不会越来越淡,熏肉反而越嚼越能把肉层里头酝酿着的微辣味道激发出来。
    她一回味,就忍不住想再吃一个。
    古槊将最后一口烧饼咽下,准备伸手拿何深歌手里剩下的一个。
    何深歌即刻握紧烧饼:“这是我的。”
    “噢,那你吃吧,我还以为是给我的,算了,我自己再去拿一个。”古槊有点沮丧和委屈。
    “你等等。”何深歌表情透露着不舍得,但她还是伸手把最后一个烧饼给了古槊:“我刚才吃了一个,太饱了,这个给你。”
    他拿着有些温热的对夹烧饼,注意到了何深歌用脚小心地踢着黄沙,但她游移的目光隔三差五就看了一眼他手上的烧饼,估摸着这女人口是心非,于是他故意打了个响嗝,摸了摸肚子,一脸苦恼地看着手里的对夹烧饼:“我有点饱,我也吃不了。”
    “这样啊。”何深歌立马稳住踢沙的小脚,认真地看着烧饼:“要不,我吃了它吧?扔了,有点可惜,我好像还能再吃一点点。”
    他把烧饼递给何深歌,露出担忧和满怀歉意的神色:“那就有劳你消灭了它,你要是实在吃不下,千万别硬撑啊。”
   “没事,这烧饼量也不大,其实。”她笑眯眯地一口咬下对夹烧饼,那熏肉的香味即刻萦绕在口腔中,深入肺腑。
    她仰头看向古槊,神情很是满足,一笑,眉眼就弯了,眉眼之间都是简单的快乐:“真的好好吃噢!”
    古槊感叹这女人太容易就满足了,但是这张笑靥看起来,还挺好看的,他摸摸头,撇开目光,但笑意不自觉地爬上了他的眼梢。
    再次启程,一行人打算步行到不远处的响沙湾景区,从景区出口走出库布其沙漠,接下来的一路,何深歌吃的太撑了,肚子隐隐有些不适,走几步就想坐下来歇一会,处于工作状态的古槊没有察觉到何深歌的不舒服,他光顾着看周围的风景,也要顾全团队每个人,实在分不出心神来照顾何深歌,而何深歌也不想自己成为他们团队的累赘,不想凡事都麻烦到古槊,就憋着不说,默默地在队伍后边跟着。
    就在响沙湾处那儿的城堡尖从茫茫沙海上露出一个尖儿,这儿的人流多了起来,不仅仅只有他们一支徒步队伍,还出现很多支队伍,有些是旅游团,有些是家庭组织,闷头跟着人走的何深歌也不知什么时候就跟丢了,她竟然跟到别的队伍里去了。
    这时,她茫然无措地站在沙丘的顶峰,俯瞰整座响沙湾。
    随处可见的行者都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根本无从分辨身份,而且这儿还有类似坦克一般的观光车,一道道的车轱辘犹如这座小城的命脉。
    她找不见古槊了,心里有些慌张。
    她捏紧手杖,镇定地分析人群的走向,有一道人流缓缓地从景区西侧的栅栏缺口出去,而不是大摇大摆的从景区的门口走出去,她听到目前跟着的这支队伍的讨论,显然景区的政策改变了,出去的人都需要出示门票。
    于是,她自己一个人跟着大部分的步行者往西侧走去。
    期间,古槊和杜库他们不停给她打电话,但围栏处的小径难走,何深歌手里拿着手杖,手上又穿着手套,操作触屏手机特别麻烦。
   她语气沉着道:“放心,你们在外边找个地方坐着歇着,我自己能出去。”
    随后,她没再接电话,踽踽而行。
    忽然,她的背包被栅栏的铁钩子勾住了,她看不见后方,想要脱下书包,又恰好困在一个狭窄的口子,左边是荆棘丛的沙壁,右边是尖锐的铁栅栏。
    举步维艰之时,古槊出现了,他镇静地与何深歌对视,沉稳的声音带有一种安定人心的效果:“你先别动,我先帮你看看背包的情况。”

文章摘选自《白瓷梅子汤》赤峰特色对夹.png

本文网址:/news/496.html

kssss.png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